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二维码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

已浏览到本图集最后一页

“江口沉银遗址”首期发掘结束 出水三万件文物

再看一遍 下一个图集
4月13日,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成果通报会举行,此次考古发掘工作历时三个多月,发掘面积2万余平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且初步证实江口沉银遗址为“江口之战”战场遗址。图为民众围观考古发掘出的文物。 刘忠俊 摄
4月13日,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成果通报会举行,此次考古发掘工作历时三个多月,发掘面积2万余平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且初步证实江口沉银遗址为“江口之战”战场遗址。图为彭山警方收缴的虎纽永昌大元帅金印。 刘忠俊 摄
4月13日,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成果通报会举行,此次考古发掘工作历时三个多月,发掘面积2万余平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且初步证实江口沉银遗址为“江口之战”战场遗址。图为彭山警方收缴的长沙府50两金锭。 刘忠俊 摄
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纷纭,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河道陆续发现与张献忠相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 刘忠俊 摄
2017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启动,直至4月12日结束,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0000余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刘忠俊 摄
2017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启动,直至4月12日结束,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0000余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图为空中俯瞰彭山江口古镇和考古发掘现场。 刘忠俊 摄
2017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启动,直至4月12日结束,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0000余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图为出水的金纽扣。 刘忠俊 摄
2017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启动,直至4月12日结束,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0000余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图为出水的金饰品。 刘忠俊 摄
2017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启动,直至4月12日结束,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0000余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图为出水的金饰品。 刘忠俊 摄
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岷江河道,此次发掘采用了围堰考古的方式。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此次发掘出的文物均散落、卡钳在河道沙石下6米左右的古河道岩石凹槽之中。图为展示的出水文物吸引大批媒体记者。 刘忠俊 摄
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岷江河道,此次发掘采用了围堰考古的方式。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此次发掘出的文物均散落、卡钳在河道沙石下6米左右的古河道岩石凹槽之中。图为媒体记者围观考古发掘出水的金银饰品以及银锭等文物。 刘忠俊 摄
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岷江河道,此次发掘采用了围堰考古的方式。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此次发掘出的文物均散落、卡钳在河道沙石下6米左右的古河道岩石凹槽之中。图为考古发掘后岷江河道古河床露出真容。 刘忠俊 摄
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岷江河道,此次发掘采用了围堰考古的方式。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此次发掘出的文物均散落、卡钳在河道沙石下6米左右的古河道岩石凹槽之中。 刘忠俊 摄
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岷江河道,此次发掘采用了围堰考古的方式。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此次发掘出的文物均散落、卡钳在河道沙石下6米左右的古河道岩石凹槽之中。 刘忠俊 摄
专家认为江口沉银遗址的发现是世界范围内所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批量宝藏,属于世界级的考古发现,也是定陵之后最重要的明代考古发现。 刘忠俊 摄
专家认为江口沉银遗址的发现是世界范围内所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批量宝藏,属于世界级的考古发现,也是定陵之后最重要的明代考古发现。图为考古发掘后岷江河道古河床露出。 刘忠俊 摄
考古发掘现场。 刘忠俊 摄